2002年1月,美國以反恐為名在關塔那摩監獄囚禁了多名嫌疑人。2002年1月,古巴關塔那摩監獄X射線營地關押多名重要恐怖分子嫌疑人,這是美軍展示轉移關押嫌疑人用到的刑具。外媒稱CIA將波蘭情報局訓練基地改造成“黑獄”。羅馬尼亞情報局辦公室被指是CIA“黑獄”。
  9·11恐怖襲擊後,美國發起了“反恐戰爭”,中央情報局(CIA)在海外設立多個秘密監獄,關押並審訊他們抓到的、被認為有情報價值的“恐怖分子”。這些秘密監獄也被叫做“黑獄”。美國廣播公司報道稱,CIA在海外設有8座“黑獄”,分別位於亞洲、非洲和中東歐。人權觀察組織則稱這樣的“黑獄”有數十個,還包括幾個由輪船改造而成的“浮動監獄”。
  在“黑獄”,被關押的囚犯遭受了CIA各種酷刑。多年來,關於“黑獄”存在的消息以及具體地點不斷被媒體曝光,但相關國家均予以否認。直到美國參議院9日發佈中情局酷刑報告,親自承認了海外“黑獄”的存在。
  據美國媒體報道,2003年初,波蘭首都華沙的美國大使館迎來了兩個秘密人物:CIA的資深情報官員。他們從使館拖走了兩隻大箱子,箱子裡面裝著1500萬美元的現金。兩人將箱子裝上了車,駛向波蘭情報局。隨後,CIA同波蘭情報局達成協議:CIA可以使用波蘭東北部僻遠地區的一處軍事基地,將之作為秘密監獄審訊“基地”組織嫌疑人,這座監獄代號為“石英”。
  後來,這座位於軍事基地中的小別墅,成為美國曆史上最為臭名昭著的監獄之一。而這個故事,要從巴基斯坦人祖貝達的被捕說起。
  泰國“黑獄”
  CIA設首個海外“黑獄”
  2002年3月,祖貝達在巴基斯坦被捕,這是CIA抓到的第一批具有極高“情報價值”的囚犯。CIA堅信,祖貝達不僅和“基地”組織領導層關係密切,而且很有可能瞭解“基地”組織接下來的計劃。他們需要從祖貝達嘴裡問出情報。
  祖貝達被捕時身受重傷。CIA認為,不能將祖貝達帶回美國,因為這樣祖貝達就會受到國際紅十字會等機構的註意;也不能將祖貝達關到關塔那摩,因為那樣就有可能被美國軍方或者FBI搶了風頭,提前問出情報。
  CIA急切需要一個可靠又隱秘的地方來囚禁祖貝達,這個地方要值得信賴,並且遠離美國本土。最終,CIA選中了泰國。“作為美國最值得信賴的地區盟友之一,”《亞洲時報》報道,CIA將秘密審訊基地設在泰國“是一個符合邏輯而又安全的選擇”。
  在離曼谷一個多小時車程的一處荒野,CIA建立了自己在泰國、也是海外第一個“黑獄”。《華盛頓郵報》稱,這處秘密地點遍佈野蛇,令人不寒而慄。報道引述CIA匿名官員的話稱,這是一個由雞舍改造成的監獄。《亞洲時報》則報道,這個“黑獄”位於泰國東北部省烏隆的一個軍事基地內,另有報道稱這秘密監獄其實設在“美國之聲”在烏隆的中繼站里。
  美國參議院9日發佈的CIA酷刑報告顯示,在“黑獄”,祖貝達被困在一個棺材大小的盒子里長達數百個小時,並多次遭受水刑,直到祖貝達“完全沒有反應,只有水泡從張著的嘴中冒出”。
  幾個月後,CIA抓到了嫌疑人納西里,並將他帶到CIA位於泰國的“黑獄”。CIA相信,美國位於也門的戰艦被“基地”組織襲擊事件,納西里脫不了干係。
  波蘭“黑獄”
  一囚犯遭受183次水刑
  考慮到未來抓獲的嫌疑人越來越多,CIA開始尋覓其他關押“恐怖分子”的地點。而且,隨著時間的推移,CIA設在泰國的“黑獄”逐步暴露。
  CIA開始和外國情報機構接觸,位於華沙的情報員,反饋了令他們高興的消息:華沙以北3小時車程處,有一個波蘭情報局的訓練基地,裡面有一個小別墅,可以讓他們使用。美國《華盛頓郵報》今年1月援引不願公開姓名的中情局前官員的話報道稱,中情局支付波蘭1500萬美元現金,使用那處設施,現金鈔票裝在兩隻紙箱內。CIA還拿出巨資“改善”了這處基地的設施,並花30萬美元給這處訓練基地裝上了攝像頭。
  這處基地也並不寬敞,兩層的小別墅,也關不了多少人。不過和泰國的“雞舍”比起來,這裡已經很先進了。CIA還將別墅後面的一個小棚屋,也改造成了一間囚室。2002年12月5日,納西里和祖貝達被從泰國運到了波蘭,然後帶到了這幢代號為“石英”的小樓中。5天后,CIA位於波蘭的審訊項目正式開始,CIA位於泰國的“黑獄”被關閉,CIA精心抹去了任何一絲可能顯示他們存在的痕跡。
  “石英”是CIA在歐洲最重要的一個秘密監獄,也是最早被外界證實的“黑獄”。在這裡,經驗豐富的情報官邁克·西里擔任審訊“項目主管”,向上級報告“強化審訊手段”——也就是刑訊逼供——所取得的進展。這些“強化審訊手段”包括扇耳光,禁止嫌疑人睡覺,以及水刑:9·11主犯之一哈立德·謝赫·穆罕默德,就在這裡遭受了183次水刑。
  為了對付納西里,CIA從紐約總部派來阿爾伯特·噶米爾——一名能夠說流利阿拉伯語的CIA語言學家。噶米爾發揮了他的“創造力”,為納西里設立了諸多令人崩潰的酷刑:包括“模擬處決”、矇住納西里的眼睛,然後將其頭置於全速轉動的電鑽之下。
  多年以來,波蘭為CIA提供秘密監獄的報道從未停止,但美國一直以國家機密為由拒絕回應。波蘭外交部發言人馬爾欽·沃伊切霍夫斯基本月9日說,他希望這份美國參議院發佈的中情局酷刑報告可以推動波蘭曾有“黑獄”的調查。
  此外,今年7月24日,歐洲人權法院裁定波蘭縱容CIA在其境內設立秘密監獄,虐待囚犯,違反了歐盟人權條約,並裁定波蘭向納西里、祖貝達分別賠償10萬和13萬歐元。
  羅馬尼亞“黑獄”
  政府樓地下室有玄機
  和設在泰國的秘密監獄相似,波蘭的秘密監獄存在了不到一年,並於2003年9月關閉。此後,CIA將囚犯分散到羅馬尼亞、摩洛哥、立陶宛、阿富汗。
  據美國媒體報道,在羅馬尼亞,CIA沒有像在波蘭那樣選擇普通人難入的軍事基地,而是將秘密監獄選擇在了離市中心10分鐘車程的一個鬧市區。在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市中心附近的一個居民區,有一棟外表普通的6層建築。這裡是羅馬尼亞情報局的辦公室,裡面儲存著北約和歐盟的機密資料。建築外表平淡無奇,沒有任何惹人註意的特征。建築兩旁綠樹成蔭,附近還有一條火車軌道通過。因為知道它是政府設施,附近居民很少去窺探;建築附近也沒有重兵守衛。
  就在這棟建築的地下室中,CIA建了6個囚室,關押在這裡的囚犯,都是被CIA認為最有價值的,包括從波蘭轉移來的穆罕默德,還有美國“科爾號”軍艦爆炸案幕後主謀瓦利德·賓·阿塔希、以及“基地”組織作戰指揮官法拉傑·利比等。
  每個囚犯來到這裡後,第一個月都要經歷一番折磨,包括剝奪睡眠、澆水、拷打和罰站等。為避免引起懷疑,CIA官員也必須住在裡面,禁止外出。一名前CIA官員向美國媒體抱怨,他們的大部分時間就像保姆一樣耗費掉了。
  對於媒體的報道,羅馬尼亞國家秘密情報局在一份聲明中表示,從2002年底開始,這座建築一直是國家秘密情報局的辦公室,羅馬尼亞不存在CIA的秘密監獄。不過,人權組織和歐洲理事會所做的調查,表明這樣的監獄的確存在。調查包括對當事人的採訪,而飛行記錄則是其中一項重要的佐證。
  總部位於紐約的一個人權組織獲得的飛行記錄顯示,在2003年9月,CIA租賃了一架波音737客機,從波蘭飛往羅馬尼亞首都布加勒斯特,當時飛機上的乘客就包括穆罕默德和美國“科爾號”軍艦爆炸案幕後主謀瓦利德·賓·阿塔希。飛行記錄還顯示了CIA租賃的飛機在波蘭、喀布爾、摩洛哥,以及關塔那摩之間的飛行軌跡,證實了CIA在不同監獄之間轉移囚犯。
  阿富汗“黑獄”
  關押半數“幽靈囚犯”
  CIA位於海外的秘密監獄中,最重要的當屬位於阿富汗的秘密監獄——“鹽坑”。在美國參議院正式公佈的CIA酷刑報告中,大多數的刑訊逼供、令人崩潰的酷刑折磨,都發生在CIA位於阿富汗的一處秘密監獄——“鹽坑”。
  據報道,“鹽坑”是最早開始使用的一批秘密監獄,2002年9月投入使用,CIA在這裡囚禁的第一個嫌疑人就是曾經擔任本·拉登保鏢的里達·納賈爾。遭受CIA刑訊逼供的119名“幽靈囚犯”中,有一半都曾被關押在“鹽坑”之中。
  在秘密監獄中,酷刑並不是稀罕事兒。但在“鹽坑”,這樣的手段更是變本加厲。據美國媒體報道,“鹽坑”中從來不開燈,是真正的“黑獄”。一位在這裡審訊犯人的官員曾說,這裡是最有效的地方,因為這裡最接近“地牢”。囚犯在“鹽坑”被扒光衣服,審訊者用水管澆灌他們。在這裡,嘈雜的音樂一天24小時不間斷播放,直到耗光了發電機的電量。囚禁嫌疑人的囚室,溫度不到15℃。
  本·拉登的保鏢納賈爾,受到了特殊“關照”。據一名去過該秘密監獄的軍隊法律咨詢師稱,為了摧毀納賈爾的抵抗,他的待遇是“降低食物質量、溫度調低、一天24小時播放重音樂、一直戴著手銬並罩著頭”,此外還包括每天22小時保持雙手銬著高舉頭頂的姿勢,以及不能上廁所等。
  “納賈爾的例子並不是唯一的。”美國全國廣播公司這樣寫道。一名被關押的犯人,被鎖在牆上,整整站了17天;一名叫做古爾·拉赫曼的囚犯,被剝光了衣服毒打,在地上被拖來拖去。後來,一名官員命令把拉赫曼剝光了衣服銬在牆上,這樣他就只能蜷縮在水泥地上。第二天,拉赫曼就死了。
  (高美)  (原標題:中情局設海外“黑獄”刑訊逼供)
創作者介紹

高雄公佳當舖

da10dajdrb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